登录站点

用户名

密码

自由联盟 - 通信技术

  • 分享

    4G时代:电信业超高暴利将终结

    梁卫平 2013-10-17 13:21
    来源:21世纪网-《21世纪经济报道》

      田范江

      人类的天空将有更密集的电波,这些电波信号将让我们进入信息高速公路时代。习惯了高速收费的中国人,自然会想到,信息高速公路收费贵吗?是的,这正是我们要探讨的问题。

      话得从信息高速公路的标准说起。未来,无论生活在美国还是中国,每隔约一千米都会发现有基站。这是因为LTE作为4G时代全球移动通信业的主要商用标准之一,不再有悬念。中国4G标准的频段划分基本算尘埃落定,中国移动的TD-LTE也好,中国联通、中国电信会使用的FDD-LTE也好,通通都是高频谱。

      LTE(分为FDD-LTE和TD-LTE)是一种高频段标准,意味着传输信号需要密集的基站。我们可以把它理解为,需要在高速公路旁建更多的加油站。那不是加重了成本吗?没错。不过,这并非我们关心的重点。重点是,LTE将如何改变中国电信业?

      目前,LTE技术确实已经达到商用水平。其中FDD-LTE已成为世界上采用国家及地区最广泛、终端种类最丰富的4G标准。而此前,软银收购了美国电信运营商Sprint,以用户总量看,软银已成为全球第三大电信运营商。TD-LTE一直被软银所青睐。作为全球第一大电信运营商的中国移动,也始终致力于推进TD-LTE以扭转3G时代的颓势。

      全球第一和第三的选择,意味着什么不必多讲。从国家层面而言,作为世界第一大电信用户国,如果不产生一两家真正世界级的电信企业,反倒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。但是,世界级的电信大国,意味着电信运营商公司治理得拿得出手,意味着行政垄断不该继续下去。

      可对于发改委、工信部和国资委三部委而言,一方面要适当保护消费者利益,保持一定的反垄断姿态。同时,他们又有助推中国电信运营商做大做强的使命,合理的保值增值至少是底线。另外正如不少人士提到的,相关部门和三大电信运营商之间领导任命关系,其实是一个“旋转门”:运营商的老总说不定哪天就做了部委领导,同样,部委领导也随时可能做运营商老总。国企体制问题是个绕不开的话题。

      国民对此早有意见,最直接就是折射到电信资费多年不变问题上。特别是4G时代,全社会的移动数据使用量必然大幅上升,但目前公众的收入水平和电信消费额度,不太可能出现爆发式增长。说直接一点就是,未来的电信资费标准其实会下调,电信运营商的利润率不可避免降低。而运营商花了更多的钱投资电信基础设施,那这笔投资谁负担?

      这是4G时代必然面对的问题。技术的进步迫使各家运营商必须调整自己的盈利率预期。事实上,让每个国民踏上信息高速公路,这也是一个国家现代化的标志之一。譬如德国甚至一定程度上免费,而美国不少州也开始了全域免费或廉价数据信息的时代。

      中国的电信企业、决策者不会没有考虑过这些问题。加速4G是国家战略、宏观经济、社会发展的需求。同时,因为在3G时代,中国移动丧失了2G时代语音和增值服务绝对霸主的地位,因此希望通过推进电信业进入4G时代,重新获得契机。对此,中国电信、中国联通未必情愿,但不跟进不行,否则用户会用脚投票。

      这也正是推动电信行业技术和商业进步的动力之一。而在这个过程中,竞争必然更加白热化。电信业的再改革问题,自然而然摆到台面上。

      同时,移动互联网的发展,电信业之外的整个TMT行业,作为未来信息消费的重要抓手,要取得更大的进步,也必然要求数据流量消费价格降下来。就目前情况来看,中国TMT行业可能是和世界顶尖发展水平差距最小的行业。从国家战略和市场角度考虑,决策者不会是糊涂的。因此,中国TMT行业的发展意味着,电信业垄断利益必然有所让步。

      当然,毫无疑问,电信同盟共进退的底线不会轻易破裂,相关部委也有自己的利益考量。期待中国电信改革大步迈进,基本也是不现实的。而且如文初所言,LTE的商用标准,意味着大量的基建投资。换句话说,4G时代的初期,电信业投资将比改革占据更主要的位置。

      但也不要忘记,当初模拟信号时代,电信资费动辄一两元,后来不也很快实质性降价到了现在的水平。而好处是,中国从2000年开始,在短短的时间内普及了手机,大部分农民都用上了移动电信服务。技术的发展谁又说得准呢?至少,中国电信业超高暴利时代快结束了。

      (田范江:毕业于清华大学计算机系,获得工学学士和博士学位,曾在著名咨询公司埃森哲担任咨询经理。2005年创办百合网并任CEO至今。)

    上一篇: “数字生活”新前景 下一篇: 苹果想成为“轻奢品” 主要的受众对象中国

你还不是该群组正式成员,不能参与讨论。 现在就加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