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站点

用户名

密码

自由联盟 - 通信技术

  • 分享

    国家宽带战略出台 三大期待亟盼配套措施

    梁卫平 2013-08-26 16:20
    来源:IT时报

      国家宽带战略两大亮点

      * 宽带提速时间表明确

      《宽带中国战略及实施方案》中,十分明确地设定了时间进程表:至2013年底是全面提速阶段;2014-2015年是推广普及阶段;2016-2020年是优化升级阶段。同时,每一阶段的发展目标也都做出详细规划,比如到2015年,城市宽带用户接入能力达到20M(部分发达城市达到100M),农村宽带接入能力达到4M。

      * 加大宽带建设 财税支持明确

      《宽带中国战略及实施方案》中,明确提出加大财税支持,加快完善普遍服务补偿机制,促进提供包括宽带在内的电信普遍服务,充分利用中央各类专项资金,支持农村和老少边穷地区宽带网络发展。

      千呼万唤中,国家宽带战略终于一锤定音。8月17日,国务院发布了《“宽带中国”战略及实施方案》(以下简称《实施方案》),宽带战略从部门行动上升为国家战略,明确了中国宽带提速的时间表,到2020年,农村接入速率达到20M,部分城市达1G。对于这样一份宏伟蓝图,各方在欣喜之余对其落地更是充满期盼。

      期待一:解决宽带最后一公里难题

      对于宽带中国战略的发布,兴业证券研究所通信行业高级研究员李明杰认为,其最大意义就是明确表示“宽带网络作为国家战略性公共基础设施”,这在以往是从未有过的。“这意味着宽带建设并非简单的企业层面的事情,国家将从行政层面推动宽带网络的建设,这将有助于推动国家宽带建设力度,为宽带网络后续长期可持续发展奠定坚实基础。”

      所谓公共基础设施,就是像水、电、煤一样,在建筑规划前期就必须一并考虑的问题,在此前,由于宽带公共基础设施的地位始终未能明确,在建设过程中,各地频频出现“高价进场费事件”。在通信业作家年志勇的小说中,这样的案例被真实地描述出来,“大家都认为这是垄断企业,是唐僧肉,谁都要来咬一口,市政、城管、小区,乃至于村委会、农户,无不狮子口大开,已经租赁场地并签约的,中途屡遭涨价。”

      他认为,必须为国家战略落地制定配套政策,明确底线在哪里,“比如建设移动基站,占地每平方米租金最高限价是多少,要有条红线;再比如,管道、杆路施工时,土地拥有者、管理者收取的赔补费,每公里最高不得超过多少。这是最实际的问题,如不解决,一纸战略只是空谈。”

      在上海,这样的问题正在尝试解决,从2012年开始,所有新建住宅小区的宽带建设必须共建共享,但对于商务楼宇和已有小区的改造,却依然难度重重。

      期待二:投资偏向中西部建设(11.26, 0.08, 0.72%)

      “我们很高兴,但也很迫切。希望国家宽带战略能真正了解贵州的情况,在推进战略的时候,对不同地区区别对待。”对于《实施方案》中提出的规划,贵州省经信委原总经济师朱华认为,如果没有实际投资,难度很大。

      贵州省如今的人均GDP是全国倒数第一,其宽带普及率并不理想。据朱华介绍,能达到4M的城市屈指可数,就连省会城市贵阳市最多也只有50%的普及率。事实上,就连电话,也只能保证通到行政村,那些散落在大山里的自然村,很多都难与外界联系。

      贵州省只是中西部省份的一个缩影。目前我国宽带呈现整体水平较低和区域、城乡发展不平衡等问题,我国宽带普及率不到40%,排在全世界35名左右,城镇地区宽带普及率仅为60%,而农村地区宽带普及率更是不到20%。“宽带中国战略的针对性非常强,要统筹城乡和区域协调发展,从而提升整体水平。”李明杰认为,《实施方案》重点要解决的问题就是提高中西部不发达省份的宽带普及率。

      但朱华担忧的是如何落地,谁来出钱?年志勇也认为,省市区落实财税支持成战略落地焦点,但究竟几大部门之间、国税和地税之间如何分配?现在还不明确。“这个方案出台前,没有征求过我们地方部门的意见,所以我们现在也还是一头雾水。”朱华说。

      期待三:尽快推出普遍服务基金

      8月一个炎热的周末,记者登上了上海崇明岛附近的一个小岛,在这里,某运营商正在架一个基站。由于附近海域的过往船只很多,却没有手机信号覆盖,经过两年的前期勘察、设计后,荒岛上基站终于开建。然而,该基站成本高达1千万元,在市郊建立同样的基站,只需六七十万元,更可以想见的是,这个基站产生的话务量、流量不会多,甚至说极少。原本这家运营商还准备在另外两个荒岛上建基站,但是面对如此不成比例的投入产出比,它放弃了。

      一直以来,对于农村以及偏远地区的通信设施建设,都是由政府有关部门向运营商分派任务,让他们去推进。“这算什么呢?不能让运营商分担这部分责任。”电信业资深分析人士付亮说道。

      “在贵州也有同样的困难。”朱华介绍,在贵州大山里,一个村庄通电话的建设成本最少10到20万元。此外,还有维护人工成本,一个负责10个村维护的工人,工资就算只有2000元,平均到每个村每个月至少有200元,可全村产生的话费不足10元。电话尚且如此,宽带建设成本与收益的剪刀差更大,“运营商对此没有积极性,我很理解,就算是国有企业,让它们全部承担也是不合理的。”朱华认为,国家要通过一些指标将不同地区地位明确,特别贫困的地区,一定要政府拿出“真金白银”来补贴。

      宽带中国战略的发布,为我国宽带的发展奠定了坚实基础,积极意义不言而喻。总的看来,方案中提及的政策措施都侧重于长效机制,为“宽带中国”建设提供长远的制度保障,而外界最为期待的普遍服务基金的设立,方案中没有提及,这不得不说是一大遗憾。

      “方案中没有明确提普遍服务基金,而是提到建立普遍服务补偿机制。可以这样理解,政府正在考虑如何补偿,但未来具体怎么操作还是未知数,还得等下去。”付亮说道,而等下去的一种可能结果是,各部委之间意见不一,你说出钱,他说没钱,陷入扯皮中。

      延伸阅读

      国外经验:农村宽带政府埋单

      在国外,设立普遍服务基金,用来提升通信基础设施水平、发展宽带已是比较普遍的做法。有的国家将频谱拍卖、3G/4G牌照拍卖获得资金,用于建立普遍服务基金,去补贴在偏远地区干活的运营商,提升宽带整体水平。

      比如在美国,2009年联邦政府拨出超过72亿美元用以支持《国家宽带计划》的实施,随后还宣布在2010年至2020年的10年间将普遍服务基金从87亿美元提升到155亿美元,用于宽带普及。欧盟、英国、澳大利亚也有类此的举措。

      相比之下,韩国的做法也许更值得我们借鉴。作为目前宽带水平最为发达的国家,韩国为促进宽带发展出台了多项措施,比如GTTH项目,为用户提供1G的宽带。另一项就是农村宽带项目,是从2010年开启,比如在少于50户家庭的城镇,宽带投资由中央政府、当地政府及电信运营商提供,支出资金比例为1:1:2;多于50户家庭的城镇,通过政府贷款以及电信运营商的合作来支持建设。

    上一篇: “数字生活”新前景 下一篇: 互联网手机靠C2B逆袭“中华酷联”

你还不是该群组正式成员,不能参与讨论。 现在就加入